揭开《纯惠皇贵妃朝服像》鉴定与拍卖的谜团

     2015年10月7日,香港蘇富比秋拍“大雅雍容——清代后妃肖像”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


2015年10月7日,香港蘇富比秋拍“大雅雍容——清代后妃肖像”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其中,郎世宁等画师绘制于清乾隆年间的《纯惠皇贵妃朝服像》以估价待询形式上拍,3800万港元起拍,场上竞价十分激烈,当出价到6000万港元之后,便在程寿康和仇国仕两位先生的电话委托之间出现了拉锯战。最终这幅画以1.2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成交价达到1.374亿港元,由委托程寿康举牌的买家竞得,据说是一位操英语口音的海外人士,这一价格创下中国御制画像的新纪录。而由仇国仕代为举牌的内地知名收藏家刘益谦出价到了前一口后放弃:1.2亿港元。

这幅画可不是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了,在此之前曾拍过两次。

2001年9月23日,在法国某小拍卖行举办的一场原八国联军法军首领弗雷将军藏品的专场拍卖会上,上拍过这件标为“佚名”的中国清朝皇宫妃子肖像画,最终以大约五十多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拍出,被中国一位宋姓藏家买走。

2004年秋,这幅画又出现在香港蘇富比的拍卖会上,这次标明了为清宫意籍画家郎世宁所绘《纯惠皇贵妃朝服像》,当时的估价为1800万港元,场上却因没有买家响应而流拍。蘇富比并不甘心,拍卖会后,继续到处寻找买家,最终在2005年时将这幅画私恰出手。

《纯惠皇贵妃朝服像》为绢本设色,纵198厘米、横123厘米,画幅上既无画家款印,亦无清宫收藏印章,只是在人物头部的右侧,有竖写墨书一行“纯惠皇贵妃”。清宫中为皇帝或后妃画像,供奉画家虽然感到十分荣耀,但为了表示对于皇帝和后妃们的尊敬,一般是不能在这些御容画上署名的,这在现时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帝后肖像画上可以看到很多实例。

那又如何将《纯惠皇贵妃朝服像》确定为郎世宁所画的呢?

在一篇题为《谈<纯惠皇贵妃朝服像>轴》的文章里,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聂崇正先生谈及鉴定的根据:

“乾隆当政的前半期,为他和他的后妃们画像的艺术家中,有一位欧洲画家——意 大利人郎世宁。郎世宁是在欧洲接受的绘画基本功训练,写实技艺十分扎实,他的逼真的肖像画与好大喜功的乾隆皇帝的兴趣两相吻合,便产生了如此众多的宫廷肖 像画作品。正是由于乾隆皇帝对郎世宁肖像画的赏识,所以乾隆前期皇帝的御容和后妃的肖像,绝大多数都出自画家郎世宁之手。虽然在判断与辨认上有一定的困 难,但是,供奉内廷的中国画家和欧洲画家在画风上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对于经常接触这部份作品的研究者来说,这並不是一个很难判断的问题。”

“从这幅《纯惠皇贵妃像》轴看,作者谙熟解剖结构,人物面部略有明暗,五官十分清晰,鼻子、鼻翼和面颊部分用色彩渲染,表现出立体的效果,又很精确地描 绘了肌肉和皮肤的结构;画中的宝座、地毯颇具前后的透视效果,描绘得很准确。这位皇贵妃的肖像在另外的一卷画幅中也可以见到,那就是收藏于美国克利夫兰美 术馆的《乾隆及后妃像》卷(又称《心写治平图》卷)。在始画于乾隆元年的这卷作品中,起首为乾隆皇帝,纯妃则排在第四位。将画卷中的纯妃与这幅画轴中的纯 惠皇贵妃两相比较,相貌一样,就是同一个人,只是画轴中所画的贵妃比画卷中所画的年纪稍长一些;两幅作品绘画的手法亦相同。而《乾隆及后妃像》卷已被大家 公认是郎世宁的作品,虽然画幅上並没有画家的款印,但是从画幅上明显的欧洲绘画风格,以及其他鉴定因素,可以确认是出自郎世宁之手。同样,表现在《纯惠皇 贵妃像》轴上,尤其是对人物的脸部的刻画,亦能发现明显的欧洲绘画风格,二者又极为相似,所以,有同样的理由可以确定这幅画也是郎世宁的亲笔。不过需要说 明的是,《纯惠皇贵妃像》轴的衣纹、宝座和地毯部份,用线条勾勒,具有传统中国绘画的特点,应当是郎世宁的中国助手根据郎世宁的稿本着色补绘的。”   “类似的后妃朝服像,还有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的《孝贤纯皇后像》轴和《慧贤皇贵妃像》轴等。这些画幅构图格式相同,绘画风格亦近似,人物面部刻画细腻, 具有明显欧洲绘画技法的痕迹,它们应当都是出自画家郎世宁之手。当然,郎世宁作于乾隆初期的作品,因为画家年富力强,人物面部的描绘更为细致,而且画幅的 全部都是由郎世宁独自完成。到了乾隆的中期,郎世宁年事已高,他就只是绘制人物的面部,而由他的中国学生以线条补画衣饰和背景,在绘画风格上自然会存在一 些差异。”

北京故宫另一位专门研究宫廷绘画装裱的傅东光副研究员也表达了与聂老师相同的鉴定意见。

在 近几个月上海龙美术馆举办的一场“盛清的世界——康雍乾宫廷艺术大展”中,我们也可以找到鉴定的例证。大展中有一组《平定伊利回部功臣像》是清宫画家艾启 蒙与金廷标所画的,他是受聘清宫的波西米亚籍传教士,师从郎世宁学画。《功臣像》所绘众多人物的面部轮廓采用的是中国画的勾线方式。“康雍乾大展”中另一 幅郎世宁的中国学生丁观鹏所画的《萧翼赚兰亭图》卷中的人物面部,也是勾线画的面部轮廓。由此可见,清朝宫廷画家在绘制纸本肖像画时,无论是外籍还是中国 画家,都采用勾线方式画脸。唯独郎世宁一人不用勾线,而采用油画中“褪晕法”的方式处理人的面部,这可以从“康雍乾大展”中的《大阅图》、《平安春信图》 中看出端倪;同样,我们也可以在2012年香港邦瀚斯拍卖行拍出的郎世宁油画《纯惠贵妃图》、故宫藏绢本《平安春信图》以及最近故宫“石渠宝笈特展”第二部分中展出的寿康宫《崇庆皇太后朝服像》中找到类似的依据。由此说明,聂崇正先生的分析十分中肯,《纯惠皇贵妃像》确应为郎世宁所画。

奇怪的是,海内外一些博物馆中所藏的康熙、雍正朝服像的面部绘制似乎都有勾线,唯独乾隆像没有勾线,这是怎么回事?郎世宁是康、雍、乾三朝元老,难道为康熙、雍正画像的不是郎世宁?还是郎世宁那时还没采用“褪晕法”画脸?这个谜会不会成为学者们进一步研究的课题呢?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9 04:17:19